阿珩

我pick很多西皮,偶尔转载作品和留言..XD。祝你的西皮天天发糖!

【忘忧cp】94 圆圆的礼物(《绝地忘忧》结局)

傻狮子:

在这里归个档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   27 28 29 30 31 32 33 34 35 36 37 38 39 40 41 42 43 44 45 46 47 48 49 


50 51 52 53 54 55 56 57 58 59 60 61 62 63 64 65 66 67 68 69 70 71 72 


73 74 75 76 77 78 79 80 81 82 83 84 85 86 87 88 89 90 91 92 93 




以下是结局 94章 圆圆的礼物






二次元萌系技术流主播和三次元商业管理精英的恋爱是怎么样的?


       一个炸毛,一个温柔。


       一个撒娇,一个腹黑。


       一个任性,一个宠溺。


       一个可爱怪,一个宠宠怪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一起短短一年,老王越来越成熟稳重,忽悠却依然是那样长不大。直播打游戏永远BB个不停,天赋技能雷打不动,还退化到吃喝拉撒不能自理的状态。这也不怪他,谁让他什么都不用想、什么都不用管,摊着摊着,老王就把一切都搞定了呢。


       忽悠感觉还不赖,他挺喜欢像智障一样活着的。最好这样,一直到老。


 


       27岁生日过了,成家立业的年纪。


       拉倒吧,二次元死宅的世界哪有成家立业这种词汇,他早就已经和手办成过家了。


      但,是不是也该供套房子了。供房子不过分吧,现在可是带着妈妈一起生活,住着的小破公寓两个人还勉强够,要是再住一个人……有备无患啊,总得先手准备准备吧。


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,鬼使神差地,最近上街就收集了各种楼盘传单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某天,老王过来吃饭,看了一眼乱糟糟堆在茶几的传单,愣了两三秒,然后很严肃地问:“这些是什么东西?”


       忽悠一下子被问得措手不及,眼睛瞪得老圆,o型嘴保持了半天,之后支吾起来:“啊,随便拿的,硬塞给我,真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根本不需要分析,忽悠迈个腿子老王就知道他要去哪里。所以下一秒老王就戳穿:“买房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忽悠心想,买自己的房难道还得跟谁商量吗,也没说是买给你住的呀,即使你是卖房的,这事儿也和你没什么直接的、必然的、充分必要的关系啊。话说出口还是答非所问:“我不能让我妈跟我窝在这里住吧。”


      老王看着他扯东扯西,态度更强硬了:“我是说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……还没定呢,随便看看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“传出去你老公怎么混。”老王弯腰拿起那打传单,顺手摞齐。不知从何时起,老王开始恬不知耻地自封老公,忽悠强调了无数遍,“不要忘记你的身份”——也就是小老婆,然而也无济于事。


      “这件事交给我办。”随着老王的声音落地,花里胡哨的彩页宣传单全部落入垃圾桶。忽悠关怀地看了一眼可怜的传单,然后悻悻闭嘴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那之后,没两天,老王就出差了。


      一去就是半个多月。


       忽悠表面丝毫不在意,实际上等得天鹅颈都练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某天晚上聊微信的时候,老王突然说:“宝贝,你要是有空,可以先去看看房。”


       陷入疯狂思念的忽悠,意兴阑珊,只打了一句:“还是等你回来再看吧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我都看过,只要你喜欢就行,我都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也是,老王家的楼盘,怕不只是看过,应该连水管埋在哪块水泥下面都一清二楚。


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按着老王发的地址,忽悠带着他妈去了售楼中心。


       面对妆容精致、穿得体职业装的女接待,忽悠说:“是萧先生介绍我来的。”这话真是从里到外都奇怪,但是也不能说是小老婆或者老王叫我来的吧。随便了,人话,听得懂就行。


       女接待得体一笑,温声细语又干脆利落:“请问是哪一位萧先生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哪一位……萧,萧泽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小萧先生。请稍等。”女接待职业感很强,迅速反应,同时低头按下了对讲机,“莫经理,小萧总安排的客人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然后莫经理和这位女接待一同陪着他们母子看房。


       先看的是一套复式。一梯一户,十二楼,隐秘性不错,采光通风都好,面积够大,也没有带一些乱七八糟的装修。忽悠妈来回走了好几遍,还小声说这里格局不错。


       看出客户喜欢,莫经理也笑了,并且非常和善地建议:“还有其他户型,都去看看吧,可以慢慢考虑,不急。”


       坐上电瓶车,莫经理又对他们介绍道:“在城区这种复式很难找了,刚才那套是小萧总特意留的。现在去看看二期的大户型,那里不是复式,不过是江景房,望着江面的,也是小萧总挑出来的。我们三期还有,就是没建好,暂时只能看样板房。小萧总说了,要是都不满意,就带您全都逛逛。……”莫经理巴拉巴拉说了很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圈,还是觉得那套复式最喜欢。确认过眼神,他妈也喜欢。只不过,买那么大方数的,不是一般的贵啊,而且公摊面积也大,物业也贵。他们住不完不说,还亏了公摊面积和物业费。


       犹豫之间,忽悠跟他妈商量是不是先付定金,大不了塌定,但现在不下手估计就没了,这年头好的户型很抢手。


       刚问出来,莫经理笑了:“不用的,您回去慢慢想,觉得合适随时过来签合同。”


       见对面二位过于懵逼,她再解释:“小萧总都交代好了。不过,合同还是要签的,因为要办房产证,流程还是要走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套房,不放给别人了?”


       莫经理依然笑着,声音稍微压低了点:“小萧总让留的,您说呢?谁敢卖。”然后又转头对忽悠妈说了一句:“阿姨放心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,字里行间好像想把所有程序都省了一样,连首付多少都没跟他说呢,就直接说来签合同。老王都交代了什么啊?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晚上跟老王聊天的时候,忽悠表达了一下今天看房的纠结心情。老王持续在看忽悠的信息,没有插楼。


        忽悠忍不住问了一下:“你觉得怎么样啊喂?”


        老王回复:“其实我也挺喜欢复式的,空间大一点,又不用住得太偏僻,像我家就很远。你就选自己喜欢的,其他的不用考虑。”


       老王这么说,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,找一套一家三口都喜欢的房子不容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就这样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老王挑房子就跟挑颗白菜那么随意,轻描淡写回了一个好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忽悠去签合同的时候,差点气炸。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听莫经理职业感十足地向他讲述完付款方式,他抖着手打了个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过分了昻,非要我买你们家房不是问题,但是你凭什么帮我付首付啊?你最好好好交代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那边很是无辜:“我又不是全给了,还有三成,你还是要供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丢你雷姆,那到底是我买房子还是你买房子啊?”


       老王停了几秒,呆滞地说:“写你的名字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不是说这个!!”


       对面的莫经理实在保持不了职业假笑了,一脸受了惊吓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 忽悠不尴不尬地低下声来:“我买给我妈住的,跟你有个锤子的关系……”最后,他气急败坏:“我要自己给钱!”


      “怎么能说跟我没关系呢?我不是迟早得搬过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谁说让你搬过来,你个世纪自恋狂,我不想跟你说话了。”忽悠一下子掐断了电话。


      难得打算趁着老王没回来,自己搞定一件事,没想到还是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
      回家气呼呼地跟他妈说不买了,又被疯狂追问为什么不买了,是不是钱不够,妈这里有……


      心浮气躁的时候,收到老王的语音信息。忽悠坐在床边,一只脚曲起来抱住,顺手点了一下。然后,所有不好的情绪就被那个温柔又小心翼翼的声音抚平了:“宝贝,对不起,你别生气。我知道你也有钱,我知道不需要我你也过得很好。但我不想你那么辛苦,想你活得逍遥自在。可能是我私心吧,真的很想把你整个人生都承包了,你就可以多点时间陪我了。虽然这样不好,你有自己的规划。”


老王停了一下,又发一条语音:“但是全世界我就只有这么一个想宠上天的人,你能不能就当满足我的保护欲?”


忽悠没有回复。不管之前再怎么气,听到老王的告白,已经完全气不起来。老王就是有这本事,几句话撩得他找不着北。


他确实也有钱,房子他也买得起,就是得用上所有积蓄或者供个几年而已。能帮他想的,老王是真的,都帮他想好了。


想买房,本来也不只是给妈妈住。嘴上说着不要,其实让老王搬过来什么的,一直就在他的潜意识里。


别说这辈子,就是九辈子,也难遇到一个老王,一个爱到没有原则和底线的老王。而忽悠自己,又何尝不是,全身心依赖对方,无数次想象两个人华发丛生还在一起的画面呢。


狗贼,你知道,现在的我,离开你会活不成吗?


过一会儿,又来了一条语音。先是叹气的声音,然后依然是缓缓道来的温柔嗓音:“宝贝,回来的时候送你个东西。”


忽悠倒是像孩子一样好奇起来,立马打下:“什么东西?”


老王回复文字:“总算把你炸出来了?”


“别废话,什么东西?”


“你猜。提示一下,是圆的。”


“那只能是你的菊花了。”


发送完这句话,忽悠大叫一声,一头栽进床垫里,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,甚至嘴唇开始抽搐。他扯过被子的一角盖住脸,然后放肆地偷笑。


 


千盼万盼,终于等到老王回来。


可是,老王回来的这天,又碰上忽悠要出发去参加漫展,连在机场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,完美错过。


再这么搞下去,真的变成妥妥的网恋了。


连签售都差点写成老王的名字。


熬完两天的漫展,忽悠马不停蹄赶回来,抑制不住地想见老王,想缠着老王狂亲,想知道老王说的圆圆的礼物是什么。老王会说“收下我的菊花”,还是“我们永远在一起”。如果如果,老王说出来了,他要跳着说愿意吗。想着想着,心脏瞎蹦乱跳,以至于在机场出口通道像疯子一样狂奔起来。


 


谁知,这一次的别后重逢,却没有期待中的样子。惊喜、刺激、无措、娇羞、感动,一样都没有发生。


老王像以前的无数次接机一样,把车停在不远处,下来帮他拿行李,见面就是长达一分钟的拥抱。


直到忽悠毫不客气地点破:“内什么,你,硬了。”


老王不好意思地轻笑一下,然后放开忽悠,把身边的行李放进车尾箱。


在车上,老王还是时不时地来牵忽悠的手。两个人聊东聊西的,老王却没有再提起圆圆的礼物。


而且,送到忽悠家楼下的时候,老王解了安全带,依然坐在驾驶位,说了一句:“我不上去了,你好好休息,今晚再找你。”


“有饭局?”老王的应酬不是按一日三餐来的,一天能有四五场。


老王嗯了一声,倾身过来,揉着忽悠头顶的毛发,在额头亲了亲,然后回到驾驶位,低声说:“快走快走。”


这么久不见,老王又要走了,忽悠内心其实是拒绝的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只能打开车门,又嘱咐:“喝酒了记得叫司机接你。”


 


忽悠等了一晚上,困得要死也不舍得去睡,一直在想老王是不是已经忙得忘了圆圆的礼物呢。


不过,他知道老王一定会来的,多晚都会来的。按照以往经验,每次久别重逢,老王都要做到他下不了床才满意。


 


夜里两点多,忽悠妈已经睡了,忽悠接到老王电话。老王嗓音沙哑,明显喝了酒,开口便说:“宝贝,我在上楼,开门。”


一进门,忽悠简直要疯,一身的酒气弥漫在鼻尖、毛发,甚至穿透睡衣布料,烧遍全身。


老王今天好像有点醉,激动地把忽悠放倒在沙发上,坐上他腿间就开始解皮带,“宝贝,你老公想你想得快欲火焚身了。”


本来忽悠也急得要命,听这话,怼了一句:“你是我老公?我怎么不记得跟你结过婚。”


老王停下了解皮带的手,整个人覆上来,以便把酒气吹进忽悠耳朵里:“还没找到我送你的东西?”


“啊?!……”这是什么话?难道那个圆圆的礼物,就在他房子里?


忽悠勉强推开老王一点,从缝隙里滚出来,整个摔在地上。手忙脚乱爬起来,拖鞋都穿反了。


忽悠几乎把客厅各种箱柜都翻了一遍,唯一看起来多出来的,就是茶几下面那盒Godiva。


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切的老王坐起身,鼓了鼓掌,“好厉害宝贝,找到了找到了。”


听这话,忽悠拆了包装,打开一看,巧克力好好的躺在格子里,不像是被人动过手脚的样子。


不过……这些巧克力,又的确是圆的。


……是它没错了。


忽悠面如死灰,拿了一个吞进嘴里,狠狠地嚼。


 


老王想过来抱他,忽悠却甩甩手,咬着巧克力进屋去,顺手把门锁了。


说不出失落感从何而来,反正就是堵得难受。老王也太坏了,居然故意误导他。


外面轻轻敲了几下门,忽悠不想理。


外面问宝贝怎么了,忽悠不出声。


僵持了一阵,忽悠听到老王在门外笑了。


这狗贼,还敢取笑他?


下一秒,老王就说话了:“好吧,其实不是巧克力,我要送你的东西就在你卧室,我在这里等,你找到了……”老王顿了顿,“出来告诉我喜不喜欢。”


又要找东西?而且还在卧室里?为什么非要逼他在垃圾场找东西啊,谁规定圆圆的礼物就是要送得那么矫情啊,直接拿出来不好吗。如果不是实在太期待那个圆圆的礼物长什么样,他才不会臭着脸拉开身边的抽屉。


拉出来那一刻,不耐烦地瞄一眼,然后他就惊呆了。这一次,不用翻箱倒柜。老王还是很了解他的,没有指望他从垃圾场里找东西。


电脑桌的抽屉里,躺着一个很好看的宝蓝色丝绒盒子。那个盒子不大,让人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着什么。


忽悠稳了稳自己的呼吸,才把手伸进去,双手把那个东西端出来。


Cartier的对戒,两个很朴素的白金钢圈并排在一起,内镶10颗切割钻石,每一颗都间隔开。这个很符合他的审美,男人总不能戴一大坨钻石在手指上,这样的低调,奢华得刚刚好。


忽悠把戒指戴在手指上,变换着角度看了好半天,还举在空中拍了好多张照片。


外面的老王貌似完全酒醒了,再次敲了敲门,“有人在吗?”


忽悠摘下戒指,安放回盒子里,调整到严肃的面部表情,才打开门。


老王抬头对上忽悠眼神的时候,是无措的,还有一丝紧张,“找到了吗?”


忽悠摊了摊空无一物的双手,“你觉得像找到了吗?”


“啊?”


看着老王像做错事小孩一样乖巧的表情,忽悠就忍不住想笑,加上他现在心情真的棒呆,非常想做点什么来庆祝一下……


于是,他一把揪住老王的衣领,用低哑的声音说:“明天再找吧,先干点儿正事。”


老王怕不是从下午硬到现在了,哪里受得了这个,嘴唇毫不犹豫地堵上去,手已经伸进忽悠的牛仔裤里,浑身上下都激动得一匹。


忽悠也毫不示弱,用力亲回去,长腿上下勾弄着老王的下身,极尽挑逗。


进入的时候,老王紧紧抱着忽悠,发出闷闷的呢喃:“宝贝,其实你找到了吧。”


忽悠的回应几乎支离破碎:“没……啊……哼……才,啊……才没有……”


……


 


The end----






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/


以下是完结感言


哟嚯哟嚯 完结撒花!!


先在这里完结,顺便归个档。


《绝地忘忧》从三月份写到现在,大概三个多月,真的感谢大家的陪伴。好多次都要弃坑,但是发现有人在看就又坚持下去了。比哈特(*^▽^*)。


一开始入忘忧的坑,就觉得天呐世上竟有如此可爱的西皮,于是决定写着玩玩。然后,竟然演变成认真的玩,经常肝到三更半夜,写出来的东西反复改,有时候写一万字才发三千字能看的。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大概是因为我有病吧,做什么都想认真一点。所以说,就算写得不怎么样,起码算诚意之作了吧。


不过我觉得吧,文还是别码太长,码长了有感情,我是怀着喜悦又不舍的心情结束的QAQ。


原本这篇文有个续集,情节都构思好了,伏笔也都有了,细心的小可爱基本可以猜测续集的内容了。如果写的话,有虐的东西(当然最后依然是HE),所以不想看的小可爱,当这里是结局就可以啦。至于到底写不写,就,还是得,看看情况哈哈哈。大家江湖再见!



评论
热度 ( 342 )
  1. 阿珩傻狮子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阿珩 | Powered by LOFTER